主页 > 掌机书屋 >「好恨妈旁观我被家暴」揽下照顾癌母责任 >

「好恨妈旁观我被家暴」揽下照顾癌母责任

时间: 2020-05-28 浏览量:492

「好恨妈旁观我被家暴」揽下照顾癌母责任

文/ 许皓宜(谘商心理师、国立台北艺术大学通识教育中心副教授)

*早熟效应──没有当够小孩,就被迫长大

我要说一个家暴小孩的成长故事。

据她的形容,她的爸爸是个赌徒,欠了很多钱就跑了,留下她和母亲相依为命。母亲交了新的男朋友,两人开始同居。这个她称为叔叔的男人脾气却不太好,喝了酒就会打她出气。有时发起酒疯,把她的头拽起来当球摔。

但其实她心里最气的不是这个男人,而是在旁边观望却无所作为的母亲。所以她常常一个人,偷偷地抱着爸爸留下来的衣服哭泣、想念。

她念大学后,母亲得了癌症,躺在病床上,同居的叔叔也跑了。她每天带着怨怼,却必须照顾妈妈,一股说不出口的感受卡在心里,让她开始产生暴食的症状,发作起来痛不欲生。不懂的人觉得她是个怪人,好几次谈恋爱都失败,她觉得自己的人生了无希望。

没有好好当过孩子,也很难成为一个真正的大人

「好恨妈旁观我被家暴」揽下照顾癌母责任

我们相遇时,每个礼拜她来找我谈话,天上总会莫名地飘起小雨。每次我看到雨飘下来,心里就想叹气,因为她在会谈室中,总是重複地埋怨那个让她觉得又生气又烦躁的母亲:「那个女人真的很没有用,她没有保护我,而且不断地伤害我。」

谁知道某一天,她来到我面前时,却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,说了一段与之前截然不同的话。她说:「老师,我觉得我妈妈可能不是只有那种恶毒骂人的脸,或见死不救的臭脸。」

「喔?是吗?怎幺突然有了这种感觉?」我问。

她告诉我,因为她这个礼拜在路边遇到一个卖豆花的少妇。

那是一个放学后的日子,她走出校门口,徒步走了好久,看到路旁有一个卖豆花的少妇。那时候太阳刚要下山,夕阳的余晖刚好撒在这个少妇的身上,少妇的推车上有两个大大的铁桶,其中一个装着没卖完的豆花,另一个桶里居然装着一个小女孩。小女孩在铁桶里面睡觉,没有客人的时候,少妇会轻拍小女孩,看着她睡觉。

这景象,在她心中形成极为戏剧化的一幕。她告诉我,当时阳光洒在少妇的侧脸上,少妇的表情看起来温柔无比。

「老师,你知道吗?其实我妈妈也有过这幺温柔的脸。」说完这句话,她哭了。几个礼拜以来,第一次,她哭了。

「好恨妈旁观我被家暴」揽下照顾癌母责任

眼泪好像释放出了很多複杂的心情。她开始告诉我从前是怎幺和妈妈相处的,从前爸爸还在的时候,他们三个人常常出去玩,那是她生命中觉得最幸福的时刻。「可是我真的好恨他,怎幺可以丢下我们就走?(我想,她指的是爸爸。)我也好恨她,怎幺没有阻止他丢下我们就走?(我想,这指的是妈妈了。)」她说。

「会不会其实你也很怪你自己,没有阻止他丢下你们就走?」我问。无声的哭泣彷彿说明了一切。

我想,她将父亲离去的失落,将那些无法表达的对父亲的气,放到了她与母亲的回忆上。于是她明明对着的是母亲,却不由自主地对母亲有了对父亲的期待与愤怒,所以当母亲罹病卧床之后,她开始勉强自己得要变成母亲的守护者,而让原本就无从表达的心情,变得更加纠结。

多少人身上有这种毛病呢?

我想起许多传统的家庭中,父亲常常是缺席的那个角色,可以有千百万种理由,留下家里的孩子与母亲独处。

有的家庭孩子多,母亲如果变成吐苦水或含泪的怨妇,手足之间还有得商量。然而长大以后,有能力的、比较能放下家庭的孩子,展翅高飞去追求自己的新生活,但家里总会留下一个走不开的孩子,继续代替父亲,成为那个「母亲的守护者」。只是他们心里却好像有一种无奈,那是什幺?

喔,或许是我们忽略了,不管怎幺坚强的人,也都有被人照顾的想像和渴求,或许那种无法心甘情愿的感觉,是因为我们不是用一个「小孩」的位置,自由自在地过自己的人生。没有好好地当过孩子,势必也很难成为一个真正的大人。

是非黑白,最终,会融合成一种灰色的美感

很多年以后,我才真正明白当年我与她相遇时,我的功能是什幺?

是的,把她的欲望给接过来,让她能回到小孩的位置上,将任性、愤怒与不满给宣洩出来。直到她觉得,够了。

她母亲临终前,在病床上,好像迴光返照一般,突然对她说:「妈妈真的觉得以前好对不起你呀。你原谅我好吗?」

为了让妈妈安心离去,她点点头:「我原谅你,我原谅你。」

「其实我觉得我只是为了让她安心,我没有真的原谅她。」诉说这段经验时,她这幺告诉我。

「好恨妈旁观我被家暴」揽下照顾癌母责任

能够把这种话说出来,我真替她感到开心。当她内在孩童般的任性有重新发作的空间了,才会有能力真正地看见与提供他人的需要,而不必因为好像没有真心原谅而感到愧疚。

时间继续流动,她继续说着说着,回到孩童般的心情,同样的事情好像有了不同的层次:

就好像有时见死不救、有时凶狠的母亲,也曾有过她温柔的一面。

就好像她不断思念的宠爱她的父亲,也有抛弃她们母女的一面。

面对过去,就像陪着年幼的自己,从头长大一次。背后的意义,不见得是和那些成长中经历的人事物进行和解,而是和我们心里的阴影和解。

「好恨妈旁观我被家暴」揽下照顾癌母责任

原本难以接受的是非黑白,最终,会融合成一种灰色的美感。

曾几何时,灰色,好像变成人世间最美的颜色了?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【早熟效应】

因为家庭中有某些失功能的成员,导致情感尚未真正成熟时,就要被迫当个大人。

 家庭治疗中有个「亲职化小孩」的概念,指的是当家庭失去功能时,由于大人无法执起应该承担的责任,小孩就被迫补位,变成家庭中需要发挥功能的那个角色。这里谈到的「早熟效应」,即是延续这个概念而来。

【和情绪对话】

小时候,常常幻想自己赶快长大,变成一个大人,

可以拥有独立的生活,决定自己想要什幺。

长大以后才知道,大人常常也没办法决定自己想要什幺,

他们还要担负对关係、对社会的责任。

但是这些大人,有时候会耍起任性,丢掉他们的责任;

有时候会因为不得已,无法拿起自己的责任。

所以这些大人的小孩,伸出还没长大的手,

帮忙扶起摇摇欲坠的家,把失功能的大人缝补起来,

让他们继续维持一个大人的模样。

而这些小孩,外表还是小孩,心里却是大人了。

心里像大人的小孩,变得比心里像小孩的大人更坚强。

他们连伤心的时间都省略了。

*本文摘录自《情绪寄生:与自我和解的34则情感教育》

「好恨妈旁观我被家暴」揽下照顾癌母责任

上一篇: 下一篇:
相关推荐
人类各类科技|产业园区|地理热点|网站地图 博亿堂b8et98app_竞博app下载地址 九州bt365体育投注_e乐彩APP注册旧版 新时代赌场手机_mg游戏账号中心 新濠娱乐三元_极彩在线app下载 狗万·首页_游戏娱乐平台注册送礼金 申博sunbet代理_环球体育下载ios 万家乐国际app_众盈娱乐下载 2020下载app送38元彩金_星河网上娱乐 金沙电子app_sunbeAPP下载菲律宾 葡京网站大全app_上葡京体育app